監管發布嚴令 嚴格監管電信運營商套餐“糊涂賬”

破解電信運營商套餐“糊涂賬”

電信運營商再次被敲響了警鐘。5月8日,工信部、國資委印發《關于開展深入推進寬帶網絡提速降費、支撐經濟高質量發展2019專項行動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一方面對2019年的提速降費工作給出了具體目標,另一方面直接對電信企業提出明確展示套餐、杜絕“陷阱”的要求。近兩年,越來越多的消費者曝光出運營商的“糊涂營銷”,三大運營商無一不被波及。此次政府部門下嚴令,也是為了讓這筆糊涂賬得以理清。

細化“提速降費”

在這份通知中,提速降費再次成為相關部門關注的焦點。

通知要求,推動開展精準降費。面向打贏脫貧攻堅戰,推動基礎電信企業對全國建檔立卡貧困戶基礎通信資費給予最大折扣優惠;面向支持中小企業發展,鼓勵基礎電信企業為中小企業推出更有針對性的優惠資費方案和企業信息化綜合解決方案,實現中小企業寬帶和中小企業專線平均資費均降低15%;面向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推動降低內地與港澳地區間流量漫游費,實現資費降低30%;通過推廣大流量套餐產品、降低老用戶套餐外流量單價等方式,推動移動流量平均資費降低20%以上。

北京商報記者就此聯系到三大運營商方面。中國電信公關部相關負責人表示,肯定會堅決貫徹落實通知的要求。

一位接近中國移動的人士指出,中國移動堅決貫徹落實今年的工作要求,全力以赴、抓好工作落實,推進寬帶網絡設備升級改造,實現城區70%區域的設備具備千兆能力。

他表示,中國移動將進行4G網絡精確擴容,提升室內深度覆蓋,進一步提高用戶上網體驗,進一步降低網絡資費:開展“普惠上門”行動,降低互聯網專線價格,普及百兆企業寬帶,確保中小企業寬帶平均資費再降低15%;開展“流量擴容”行動,加快大流量套餐推廣,優化套外流量安心服務,確保移動網絡流量平均資費再降低20%以上。

截至發稿,中國聯通未對此做出回復。

嚴打“套餐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通知專門提出進一步規范套餐設置。督促電信企業嚴格落實《工業和信息化部關于進一步規范電信資費營銷行為的通知》,要求電信企業“清單式”公示面向公眾市場銷售的所有在售資費方案;減少在售套餐數量,2019年在售套餐數量較2018年底減少15%,鼓勵電信企業在部分地區開展“業務單價+使用折扣”階梯定價資費試點;保障用戶自由選擇權,嚴禁限制老用戶選擇新套餐等行為。

盡管提速降費已經施行四年,但很多消費者反映并沒有明顯降價體驗,甚至屢屢掉入運營商的套餐“陷阱”。消費者李先生告訴北京商報記者,自己前年辦理了一張校園卡,當時營業員承諾:“以后每年都只扣200元。”但一年后,卻被中國聯通通知資費調整為每年300元,李先生認為被“套路”了,聯系到聯通客服也沒得到解決,只好“屈服”。

陳女士去年8月辦理了中國移動98元的套餐,當時移動公眾號顯示該套餐有不限量流量,每月超出20G后限速,一年內每月按98元扣費,一年后恢復128元的原價。但半年多以來,陳女士發現,中國移動每個月都是按照128元扣費的,并沒有那30元優惠。致電移動客服后,陳女士被告知一開始就辦理了錯的套餐,她當時辦的是同樣一個不限流量套餐,價格同樣是128元,沒有優惠。對此,陳女士表示,自己當時是按照移動公眾號的步驟一步一步辦理的,當時也有短信確認,不可能辦理了錯的套餐,巧合的是,98元的優惠套餐與128元的優惠套餐,包含的語音分鐘數和流量都一樣。

近幾年,消費者反映的運營商套餐問題層出不窮,亂扣費、限速的不限流量套餐、新老用戶區別對待等,所以此次相關部門也對此下了嚴打令。

上述接近中國移動的人士表示,中國移動會從減少資費數量、簡化資費規則、提升資費辦理便捷度三個方面開展工作。中國電信方面也承諾:“針對需要對系統進行改造等原因才能使老用戶辦理新套餐的問題,我們已采用人工處理等方式開放老用戶變更套餐。下一步中國電信將持續密切關注各地的執行情況,確保嚴格執行工信部相關要求,切實保障用戶的選擇權。”

優化“5G環境”

5G即將到來,意味著國內將步入一個新的通信時代。在這次印發的通知中,兩部委也針對5G提出新的希望:繼續推動5G技術研發和產業化,促進系統、芯片、終端等產業鏈進一步成熟;組織開展5G國內標準研制工作,加快5G網絡建設進程,著力打造5G精品網絡;指導各地做好5G基站站址規劃等工作,進一步優化5G發展環境。

通信專家項立剛認為,5G時代新的計費方式可能會非常復雜,不像現在通過語音通話時間、短信條數、流量來計算。5G會涉及到不同終端,使用場景更多樣化,目前也沒有清晰的計費模式,但一定是將各種產品的網絡要求、終端個數等因素結合起來的方式。

在資深電信專家馬繼華看來:“雖然5G被早早印上了物聯網、智能家居的標簽,但真正實現萬物互聯并沒有那么容易。明年5G正式商用,其實與現在的4G沒有太大差別,除了網速得到提升,真正得以開發的應用場景并不多。”他表示,運營商在5G時代的資費模式會越來越簡明,減少套餐這種模式。“運營商之所以推出套餐,一個原因是終端和流量的捆綁,還有一個原因是當年推廣的一種增值業務,現在運營商這種增值業務已經取消,主要收入就是流量費、語音資費等。既然收費結構單一,那就沒必要設置各種套餐。”

不過,對于5G資費,業內普遍認同下降的趨勢。馬繼華認為,初期用戶規模還沒發展起來,成本難以下調,資費可能會比較高,或者和現在的4G差不多,后期慢慢普及將逐步下調。

項立剛也指出,5G資費繼續下降是必然的,因為從2G、3G到4G,每GB的資費從2萬元、500元一直降到現在的幾十元,消費者對流量的需求越來越高,如果資費一直居高不下,消費者是難以承擔的。

(責編:楊曦、仝宗莉)

標簽:
來源:中新經緯
編輯:GY653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相關推薦
坚豆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