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南極旅游第二大客源國

據中央廣播電視總臺經濟之聲《天下財經》報道,對于中國游客來說,南北極的旅游旺季即將開啟。目前,中國已成為南極旅游的第二大客源國,也是多個環北極國家的主要客源地。中央廣播電視總臺經濟之聲推出專題報道《走,到極地轉轉》第四篇,記者專訪攜程主題旅行負責人張怡,勾勒出中國極地旅游市場的大致面貌。

記者:我們看到市面上的極地旅游產品,去一趟南極的話基本需要在10萬元以上;去看一次北極光的話可能三四萬就能搞定。為什么南極游普遍要比北極游貴?貴在哪里?

張怡:南北極游分不同檔次,比如去到南極點和北極點這兩個是最頂級的,價格也非常高,可能達到五六十萬一個人。如果只是進南極圈和北極圈的話,產品價格會相對低一點。像北極游的話,我們推過的產品也有3萬左右人民幣的,價格比較親民。

南極游之所以貴,主要是因為距離遠、行程長,因為南極地區相對于大陸來說,最近的也是阿根廷那邊。那么北極游的話,從北歐就可以過去。第二個原因是南極游的船會相對好一些,可玩性更多一些,包括探險專家的配備都會更好些。

記者:客單價都比較高,所以這些極地旅游產品的消費主力都是哪些人?從你們后臺的大數據來看,中國極地旅游市場的消費者畫像是什么樣的?

張怡:比如年齡段分布,最主力的是“60后”人群,差不多是五六十歲這樣一個區間。因為這部分人的消費力會強一點,如果他去過南極,北極肯定也要走一次,所以南北極客群的重疊度還是比較高的。

在出行上來說,普遍是結伴出行,兩人同行比較多,單人預訂的也占一定比例,因為產品的客單價比較高。男女比例的話,男性略高于女性,但基本上是一比一。

值得關注的是,今年有一個特別的亮點,“85后”年輕人明顯增多,三十歲以上的客群比例有上升趨勢。因為這部分人的收入上來了,消費力在往上走。另外,極地旅游也有一種時尚的感覺,所以他們也會選擇這樣的產品。

記者:自然資源部已經開放了赴南極長城站的旅游申請,這個申請主要是針對旅游企業的。作為旅游產品的供應方,你們怎么解讀這個新政對市場帶來的影響?

張怡:這個消息出來之后,南極旅游的咨詢量上漲是比較明顯的。我們認為,長城站在開放旅游之后,能夠有效補充整個南極旅游的產品板塊。長城站主要以科考為主,據我了解,已經有一些船在嘗試開辟針對長城站的旅游產品,但是目前還沒有落實到真正的線路上。可能在未來,當政策完全落地之后,相關產品才能真正面向市場投放。

記者:對于中國市場來說,在南極旅游產品的設計和供給上,業內有什么新動向?普通游客的玩法會不會更多樣?

張怡:一個重要的轉向是,因為南極整體的接待量有限,所以需要用更加高品質的方式去做南極的旅游業。現在在南極運營的船分大船和小船,如果五百人的船,他一天分批次、可能是4到5批次換成皮劃艇,然后再登島,效率很低。如果是小船,一百人的船一次性放下來,所有人都登島了,那么比如說從早上8點一直到下午三四點,你每天在島上的游玩時間可能有近10個小時。所以我們現在運營的船更多的是一些中小型的船只,它們的行程體驗會更好,你可以有更多的時間登島去看企鵝、拍企鵝,有一些互動。

南極旅游產品下一步的核心發力點還是往品質化、高端化的方向去做。我們現在還有一家供應商是做南極馬拉松的,融入一些極限運動在南極游中。如果可以在南極跑一場馬拉松,這種體驗就很深度。

記者:南極旅游、極地旅游目前還只能算是一個小眾的細分市場,對增長潛力有什么預估?

張怡:國際南極旅游業者協會(IAATO)對南極旅游的整個接待量是有一定控制的。我們認為,在全球接待量沒有明顯提升的背景下,分配到中國市場的份額其實會越來越多。過去五年,南極中國游客的增長速度是非常快的,尤其這兩年,增長更明顯。我們預計,整個中國的南極旅游市場每年的增長幅度會超過10%。

標簽: 中國   南極旅游   客源國  
來源:央廣網
編輯:GY653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相關推薦
坚豆扑克